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  • 他让亿万人记住“苔花如米小”
  • 发布时间:2018-03-09 14:18:46  来源:阿库西巴  点击数量:
  • 他让亿万人记住“苔花如米小”   梁俊和学生在一起唱诗歌。  2018狗年,广西南宁人梁俊迎来了自己36岁的本命年。  大年初一晚上,由撒贝宁主持的《经典咏流传》节目播出了由前乡村老师梁俊与他教过的30名贵州山村孩子演唱的古诗《苔》,台上短短的几分钟的演出感动了万千中国人。从城市到乡村,从悉尼街头到网络朋友圈,有中国人的地方,就有人在转发、吟唱这首生命之歌。   早在《苔》登上央视前,自称“不起眼的人做着不起眼的小事情”的梁俊着手于诗性教育,把创作的古诗词录制成音频,免费发布到网络上。   近日,梁俊接受了本报全媒体记者专访,今年,他的计划是完成120首古诗词的音频制作。  文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丹阳  图/受访者提供  “白日不到处,青春恰自来。 苔花如米小,也学牡丹开。 ”  今年的大年初一,梁俊和母亲、妹妹、妻子以及刚1岁7个月的儿子一起在山城重庆度过了春节,当天晚上他们也观看了这一期节目。 “当时很多朋友都知道这件事,都很期待是什么样子,我自己也挺紧张的。 看直播的时候感觉也没什么特别,但没想到播出来后反响这么大。 ”梁俊告诉记者。   元宵节  从广州到美国都在唱诗歌  今年元宵节前,梁俊在自己微信公号“童书乌蒙”发了一个随性的邀请——“来一起唱诗歌吧。 ”唱的都是梁俊喜欢的诗词作品,一首是辛弃疾的《青玉案·元夕》,另一首则是苏轼的《江城子》。   消息发布后,梁俊一共收到了30来个投稿视频,这些视频来自广州、成都、北京、郑州、重庆、宁波、上海、新疆等地,更有来自大洋彼岸的美国;视频作者中既有在美国工作的中国人,也有在中国工作的美国人;既有清华大学的博士生,也有幼儿园里的小学生,但更多的视频是一个个家庭一起出镜,大家用音乐的方式来同唱“东风夜放花千树”。   用梁俊的话说,他尽可能让每一个人都有机会出现在视频里,“没有哪个人唱得不够好,他们对于生活的热爱,已经足以支撑起这样的一个小视频。 ”  而这个没有专业灯光、也非精心拍摄的小视频中也有许多故事。   有一个七岁半叫安安的孩子,由于先天神经性重度耳聋,只能依靠人工耳蜗与助听器。 他们一家虽然长期旅居海外,但家长对安安从小就进行中国传统文化教育,使得他喜欢汉字和中国古典文化。 尽管安安的父母为他的吐字和发音向梁俊表示歉意,但让他们欣慰的是安安非常投入这次活动。   而来自新疆石河子一间幼儿园的小朋友们,则身着整齐的幼儿园服,用童声唱起了“众里寻他千百度”。   一个来自吉林长春的未婚男青年看了视频后,给梁俊留言说,“这首歌,真正唱出了我的心声”。   石门坎  在《苔》爆红前的两年支教  早在2017年,梁俊就到广州参加过活动,与台下并不算多的观众分享了他和妻子周晓丹在2013年之前往乌蒙山脉的贵州石门坎支教的经历,把他与苗族孩子一起生活、一起吟唱古诗那两年的点滴感受都通过音乐表达出来。 在广州现场,梁俊还演唱了他用现代民谣音乐方式谱曲的《苔》。 像这样的分享会,梁俊光在去年就做了好几十场。   从2015下山到2017年,梁俊一共就干了两件事:第一年,整理孩子们的作品,众筹出版成《乌蒙山里的桃花源》;第二年,给自己设定了一个目标:免费做100场公益分享会。   从北到南,从东到西,从患病儿童的病房到可容纳上千人的体育场,梁俊始终不停地把乌蒙山里的故事向外界传递。   也正是在分享会的旅途中,杭州一名语文老师将梁俊推荐给了还在筹备中的《经典咏流传》节目组。 于是去年年底,梁俊带着妻子儿子,和自己曾教过的学生们再次相聚,只用一次就录好了在春节期间瞬间让亿万中国人成为知音的《苔》。   时光回到2013年,这是对梁俊人生转变很大的一年。   贵州威宁县石门坎,一个苗族小村寨。 当时结婚后不久的梁俊夫妇计划来此支教,他们的婚房就是教师宿舍。 同事们帮他将宿舍内墙粉刷成粉红色与绿色,太太晓丹则把这个家布置得简洁干净;梁俊有时会从家里拿出咖啡蛋糕和苹果给学生,太太也会跟学生们一起去山里采蘑菇。   在上山前,半路出家的支教老师梁俊当过乐队经纪人和琴行店长,却从来没从事过教育工作,有一天他在网上看到了音乐人周云蓬写的一篇文章,里面提到一名音乐人“不务正业”地带着幼儿园小朋友唱他谱曲的《桃花源记》。   由此,一幅水墨中国画在梁俊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,老师与学生就像深山里的隐者与牧童,在山水间吟唱古诗。 梁俊想,他会弹吉他会唱歌,至少可以教山里的孩子唱古诗文。 但是梁俊在网上并没有找到想象中朗朗上口的曲作品,于是他决定由自己作曲。   上山前,他和朋友共完成了9首古诗的谱曲,一个学期后,孩子们唱的古诗响彻了山间。   教诗歌  做有情趣的现代人  “早上5~6点起床,读书、唱歌、7点吃饭;等孩子们陆续来学校,跟孩子们在操场聊天,拿着吉他带他们唱诗;早上8点钟上课,一直到下午4点多放学。 最多的时候一星期有35节课。 ”  这就是梁俊在乌蒙山上两年的日常作息。 第一年,山里没有网络,靠无线网卡,网速也很慢。 除了英语以外,梁俊包办了学生们所有的课程。 他的太太晓丹每周还会给学生上一次烹饪课,“上海葱油面”“田园三宝蛋炒饭”都是教学内容,而作业则是让学生们回家做一顿给家人吃。   在语文课上,梁俊会教从学前班到小学二年级的学生唱袁枚的冷门小诗《苔》;在春暖花开的季节,和三四年级的学生一起学唱罗隐的《蜂》:采得百花成蜜后,为谁辛苦为谁甜。 高年级的孩子情感稍成熟,就一起唱宋词,《青玉案.元夕》和《江城子》也从老师的挚爱成了学生们的挚爱。   慢慢地,从学校里到梁俊家里都出现了很多有趣的画面:放学后留在教室里值日的孩子,一边扫地一边高唱“醉卧沙场君莫笑,古来征战几人回”;中午排队打饭的孩子突然高歌:“一帆一桨一渔舟,一个渔翁一钓钩。 一俯一仰一场笑,一江明月一江秋。 ”梁俊1岁半还说不清楚话的儿子,也会唱他写的童谣,“小宝贝,桂花加小枣;小宝贝,冰糖加梅桂。 ”  “上课时唱,下课时也唱,清晨唱,日落唱,悲伤时唱,欢乐时也唱,一群人唱,一个人也唱……唱到孩子们长大,唱到他们被爱着。 我们学唱古诗,学习语文,最终学习的是如何寻找生命的价值。 ”梁俊说,这就是他为古诗词谱曲的一个初衷。   梁俊教诗的态度是:透过诗歌教育,引导孩子成为一个热爱语文的有情趣的现代人。   而大年初一过后,《苔》的“爆红”并没有让梁俊改变自己原有的生活状态。 对于未来,成为父亲、依旧是梁老师的梁俊,希望所有人爱上音乐与古诗文特有的美感,也希望所有人的生命都能安静地活成这首孤独了300年的诗歌。 (责编:章华维、高红霞)。

Copyright © 2017 茗彩娱乐集团公司 地址:重庆解放碑126-1号 邮编:603300
网站地图 法律声明 粤ICP备13042339号-1
网站技术服务:茗彩娱乐